天业站群  |  公司应用

办公OA     公司邮箱

ENGLISH  |  繁體中文
首页 > 媒体中心 > 媒体摘要 > 正文

天业落实科学发展观念实践-让“贵族农业”平化

发布时间:2009-02-07   来源:中国青年报   作者:梁建春 刘冰   浏览次数:


       十年前,石河子人不远万里把以色列的节水灌溉专家请到石河子,听那些黄头发、蓝眼睛的老外骄傲地讲述以色列的“贵族农业”。
   
    以色列人的骄傲不无道理。
   
    以色列60%的国土面积属于干旱或半干旱地区,年降水量只有70cm。从1948年建国以来,以色列人就在下功夫研究发展“沙漠绿洲”农业。四十年间,该国的节水灌溉面积,已经由45万亩发展到279万亩。而且,农业生化技术、土壤暴晒、工业废水利用、电脑化灌溉(施肥)系统和可控气候系统都走在世界的前列。
   
    实现这些的是让以色列引以自豪的“滴灌”技术。以色列人说,他们种地是在享受一种农业的艺术!
   
    以色列的滴水灌溉确实很是诱人,石河子也想把人家的先进技术引进来。然而,在谈到每亩地就要近3000元的投入时,石河子人才真正地感觉到了“贵族农业”的叫法确实不是名不虚传。
   
    以色列的农业是“贵族农业”,中国人种不起。

   “难道这种先进的滴灌种植技术就不能为中国普通农使用,它的名子永远要姓‘贵’吗?”石河子高层很受“刺激”。
   
    石河子地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,年降水量与以色列差不多。老一代军垦战士用一双手、一把锨开垦的百万亩良田虽然没有在他们的手里荒芜,但是,一代又一代的农垦职工却因缺水吃尽了苦头。
   
    十年前,皮棉单产长期在50公斤以下徘徊,职工人均纯收入不到1000元。
   
    因为缺水,大批老职工纷纷弃地而逃,年轻人干脆选择与兵团说“拜拜”,人走地荒的现实曾经一度在兵团引起恐慌。
   
    有人简单地算过一笔账:石河子除了小麦、玉米外,仅经济作物——400万亩棉花如果使用以色列提供的滴水灌溉技术,投入就需要10个亿。
   
    对于一个长期依*农垦经济维持正常运转的来说,这笔投入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
   
    曾参与谈判的新疆天业集团的董事长郭庆人回忆说,以色列方面的底线是每亩2400元,少一分都不行。
   
    价钱下不来,谈判转向购买设备,但购买设备的意向遭到委婉的拒绝。
   
    后来石河子人才明白,以色列方是怕中国人模仿他们的设备制造出更好的产品。
   
    郭庆人是个血气方刚的硬汉子。在遭到以色列人的拒绝后,他好几天吃不香、睡不安,心里一直在惦记着用什么样的办法向以色列证明中国人也不“笨”。
   
    送走人以色列的专家,郭庆人就带着几个助手上路了。他要去全国各地看看,这神秘的滴灌带生产线到底隐着多少先进的保密技术。
   
    北、山东、江苏、河北、辗转上万公里,终于在 找到了一台德国产的旧滴灌带生产线。对方报价38万马克,郭庆人一行没有犹豫,当即付款购买。
郭庆人没有想到,花38万马克购买的设备在运回石河子后部分零部件已经严重破坏,根本无法使用了。
   
    相当于 万元的人币就这样打了水漂,对于企业刚刚有了起色的郭庆人来说真是心疼了好一阵。
   
    “奶奶的!干脆再买一台新的,旧的咱们权当解剖活体用。我就不相信,以色列人能造的东西,咱中国人就不行”!这是郭庆人当时的原话。
    
    天业的速度很是惊人。1993 年 ,由天业制造的第一批滴灌带正式出品,用时不到半年。
而且,天业的工程技术人员还把进口的旧设备彻底“解剖”了好几次。他们发现,国内外生产的滴灌带很不适应新疆的土壤和水资源。突出的问题在于:容易堵塞。
   
    “吸收、改进、创新”, 郭庆人给工程技术员提出六个字的总体改进思路。

    “纳米边缝式迷宫滴灌带”很快又在天业问世,而且,较国外同类产品抗堵塞能力提高了30%以上,河水渠水也能通得过,价格只是以色列同类产品的八分之一。
   
    为了实现节水,石河子60年代的草泥防渗到70年代的喷灌,再到80年代的微喷,虽然起到了一定的节水效果,但在郭庆人和他的团队却认为还远远不够。
   
    1999年.天业创造性地摸索出“膜下滴灌技术”并迅速推广。“大田膜下滴灌” 是将地膜栽培技术与滴灌技术有机结合,即在滴灌带或滴灌毛管上覆盖一层地膜。
   
    膜下滴灌技术,使传统的浇地,变成给浇作物。农形象地比喻是给作物“打点滴”。水流顺滴孔直达作物根部,使土壤始终保持疏松和最佳含水状态,加之地膜覆盖,水分蒸发大大减少,农田用水量仅为常规灌溉的60%。
但这样一个好产品,一开始却并不被农接受。
   
    工程师陈栋回忆说,刚开始,农根本不相信一滴一滴的水能够满足作物的需要。于是,不少农把公司免费提供的滴灌带卖掉当成了喝酒钱。
   
   “长期以来,习惯于大水漫灌的农总喜欢看到哗啦啦的水流进田间的那种感觉,以获得心理的满足。在他们看来,只有水漫过地皮并保持一定的水位,庄稼才能吃饱喝足。殊不知,浪费水、多花钱不说,还会造成水位上升、土壤次生盐碱化日趋严重”。天业集团的高级企业顾问吴磊说。
董事长郭庆人也给公司员工下达了“断臂保全身”的死任务。免费给农供应。而且,公司还必须派出技术人员到田间地头现场指导服务。
   
    “断臂”,就是要牺牲公司利益,不惜一切代价把节水灌溉全面推开:“保全身”是指让农用上这个新技术、公司的长远战略目标顺利实现。
   
    “农是实现的,必须上农们亲眼看到实实在在的实慧。”吴磊说。
   
    为了让农看得见、摸得着滴水灌溉的好处,天业人专门在地处沙漠不到500米的121团选择了25亩地进行对比试验。
试验的结果超乎所有人的想象,亩产皮棉 150 公斤,是使用滴水灌溉前的一倍之多。
   
    象这样的试验田还有很多。南疆和田、阿克苏,东疆哈密等等,试验的结果只有一个——增产丰收。
   
    142团14连的职工宋立业和妻子是双职工。过去承包21亩地,每亩棉花的皮棉产量不会超过80多公斤,家庭经济一直处于较低水平。2004年,在技术人员的支持鼓励下开始使用膜下滴灌技术,一下多承包了200多亩盐碱地。
   
    当时两口子还在犯嘀咕,原来21亩地都把人累的半死,现在面积扩大了十倍能管的过来吗?
   
    等把棉花种完他们才发现,原来是铺膜,下种、滴灌带铺设一次完成,自己没怎么动手就把220亩棉花种完了。更让他们感到惊喜的是,浇水、施肥开关一扭就行,雨鞋、铁锨也彻底“失业”了。
   
    如今,宋立业夫妇承包了280亩地,家里还添置了不少耕作机械。2007年仅卖棉花的纯收入就达8万多元。“虽然最初我也反对使用膜下滴灌技术,那是因为不了解价格,怕给自己增加种植成本。现在看来,一亩地多投的98块钱与节约的水费、务工等物化成本几乎持平,增产的部分就是纯粹的利润。那是落后观念产生的经营错误”。 宋立业感慨的说,我现在才是真正的成家立业了。
   
    石河子推广的膜下滴灌技术如“星星之火”很快在戈壁明珠传播开来,并辐射到新疆各地。数据显示,到2005年,全疆有1200万亩棉花实现了膜下滴灌。
   
    “低价、简易、高效”,天业集团纪委书记、人力资源总监张宝明用六个字概括了膜下滴灌技术的优越性。高级顾问吴磊则把这项新型技术称之为“傻瓜设备”。
   
    昔日“望尘莫及”的“贵族农业”,如今成为平百姓的“常规技术”,新型灌溉技术的推广,引发了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:田间取消了渠道,可节约耕地5%至7%;闸阀控制灌溉,使每人管理定额成倍增长;作物生长环境得到改善。可增产20%左右。其思想观念的转变和由此出现的节地、节水、节肥,发展高效农业、农村劳动力转移等等好处很快显现出来。
   
    吴老粗略算了一笔账,以节地3%计算,石河子400万亩棉花地就可增加耕地12万亩。如以每亩耕地最低纯收入300元计算,整个石河子就可增加职工收入3600万元。这还不说节水30%,增加产量10-20%、劳动力降低50%给他们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。
   
    而“滴灌”先进技术的推广给石河子农业节水创造了新的空间。在大旱的2003年,水资源供给仅为正常年度40%的情况下,膜下滴灌种植的皮棉产量依然达到增收,每亩收益达到351.1元,比常规灌溉的收益每亩多189元,创造了其农业经济的历史最高水平。
   
    有专家还算了这样一笔账:新疆目前的实际灌溉面积是6000万亩,一年耗用灌溉水资源总量442亿立方米,而真正在灌溉中有效使用为210亿立方米。假设新疆全部建成绿洲现代节水灌溉系统工程,可节水达280亿立方米。而关键的是,节水农业是根本性的,具有长远意义。
   
   “科学发展不是句口号,科学技术也不能停留在试验室中,只有这些高新技术真正被普通农所掌握,能够用得起,才真正是科学发展。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委、石河子师、市委书记宋治国说“这是兵团乃至新疆农业技术史的一次革,是推进现代化农业建设、发展规模化精种农业的必然选择”!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小城作了篇大文章 “天业”与“膜下滴灌”
下一篇:天业成为国内最大滴灌产品供应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