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业站群  |  公司应用

办公OA     公司邮箱

ENGLISH  |  繁體中文
首页 > 媒体中心 > 关注与视野 > 正文

三大“卡脖子”问题制约我国农田水利发展

发布时间:2014-12-17   来源:新华社   作者:   浏览次数:


    国以农为本,农以水为命。我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,拥有十三大粮食主产区,然而,水利问题却一直是我国成为世界农业强国的一大瓶颈。记者调研了解到,当前我国农田水利建设正面临水利欠账多、群众发动难、维护机制缺乏等三大“卡脖子”问题。

 
   三大“卡脖子”问题制约我国农田水利发展

水利欠账多 新建与修旧任务重

近年来,各级财政对水利建设的投资不断增加,是基层群众的福祉,但过去几十年来水利“欠账”太多,即使建设资金翻几倍,也难以在短期内满足群众需求。

我国水旱灾害频发,导致农作物受灾较重,农民损失较大。这种现象反映了我国农田水利设施“蓄洪补枯”的调节功能弱化,农田水利建设严重滞后,维护管理欠缺。

农谚道“有收无收在于水”。就在今年7月,本应处在汛期的河南省却遭遇五十三年来最少降水。在河南旱情最严重的平顶山市,一些农村地区断水长达三个月时间。“七月十五定旱涝,八月十五定收成。”这句农民格外信服的农事谚语,体现了我国粮食生产的重要阶段,然而,入夏以来,全国部分地区出现严重旱情,包括山东、河南、内蒙古在内的十二个省区,7200多万亩农田受旱。

就农田水利设施现状而言,遍布田间的沟渠、塘坝、井灌、闸站等,被称为水利建设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然而正是这“最后一公里”,或梗阻,或跑冒,或通而不畅,成为农业生产的一大难题。一些种粮大户抱怨,中央鼓励土地流转,扶持种粮大户,但农田水利配套跟不上,大户不敢扩大规模,水利建设成为“卡脖子”问题。

以湖南为例,来自湖南省水利厅的数据显示:目前全省166万处塘坝,实际蓄水能力仅为原有的60%,14.2万公里小型渠道仅15%进行了衬砌,5万多处泵站已实施改造的不足3%,旧设施维护不足的问题已刻不容缓。

水利部的数据显示:我国现有灌溉排水设施大多建于上世纪50至70年代,普遍存在标准低、不配套、老化失修、效益衰减等问题。全国约40%的大型灌区、50%-60%的中小型灌区、50%的小型农田水利工程设施不配套,大型灌排泵站设备完好率不足60%。

一方面是30多年的农田水利年久失修,另一方面是缺少水利设施,“望天田”普遍存在,难抗天灾。

来自水利部的数据显示:目前全国农田有效灌溉面积9.37亿亩,仅占耕地面积的51.5%,还有近半数的耕地是“望天田”,缺少基本灌溉条件。

群众发动难 建设管理力量单一薄弱

水利设施的建设维护任务繁重,呈现出数量众多、情况复杂、覆盖面广三个特点。与群众积极呼吁加快水利建设、各级财政不断加大水利投资形成对比,群众本身参与水利建设的热情却不够。面对量多面广的水利建设工程,如果动员不了广大群众参与,而仅仅依靠财政投资,就会面临建设力量有限、进度较慢、任务太重的困境。

以山东聊城为例,临清市戴湾镇温庄西村村支书温庆军介绍说,过去种地是农民的“主业”,只要村干部一招呼,村民出义务工,整修农田沟渠很容易办好。现在很多村民外出打工,你叫他回来修水利,别说出义务工了,给钱他都不一定回来干。村民既不出工又不出钱,个别村村集体钱又很紧,村里的小水利就荒废了。

湖南在相关问题上也遇到了同样的窘境。零陵区天字地村村支书李序标说,他每年只能组织党员和村干部进行渠道清淤,“普通村民不愿参与,虽然他们的田也受益,强行组织的话,他们会告我乱摊派。”

分析其原因,一是缺乏筹劳的制度基础。农村问题的解决除了依靠政府,更要依靠农民自身来解决。农村税费改革前,农村义务工、劳动积累工(简称“两工”)在水利建设维护中发挥了重大作用,一到冬闲,经基层政府组织,群众义务修水利,维系了基层水利的正常运作。但农村税费改革后,农田水利建设的农民参与机制一直没能建起来,基层干部难以组织农民出工,农村水利设施不但在新建方面缺乏农民的人员支持,连维护都成了问题。

二是缺乏经济动力。不少农民反映,种粮效益不高,不愿再增加劳动投入,与其冬闲修水利,不如出去打工。有农民算过账,一亩双季稻一年纯收入顶多六七百元,出去打工一个礼拜就挣回来了。因此,现在基层干部要想“派工”,就要支付合适的报酬,否则农民不会出工。按目前行情,工钱至少是100元/天,有限的政府投入用来购买材料和租用机械,村一级又大多缺乏集体经济收入,付不起工钱,基层水利建设维护只能陷入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的困境。

三是缺乏劳动力支撑。绝大部分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,政府提供启动资金和技术设备,建设主体还是要依靠群众,如今农村多为留守老人和孩子,难以担负起建设任务。

维护机制缺乏 工程老化加速效益“打折”

与各地水利建设热潮相比,水利设施的后期维护管理大多“遇冷”。水利工程缺乏完善的维护管理机制,导致大量设施老化失修、效益衰减,特别是“五小”水利工程出现了“有人用、无人建、无人管”的现象。

究其原因,主要是水管体制改革未能完全到位,具体表现在:

一是小型农田水利设施以前主要依靠农民自建自管,但“两工”取消后,未建立起有效的农民参与机制,建设管理主体严重缺位。

二是管理维护经费缺乏稳定保障。以湖南省为例,“两工”取消前,湖南省常年年均投入3.5亿个工日用于小型农田水利建设和管理,按现在工价测算,相当于每年投入350亿元。农村税费取消后,农业用水水费一直难以收缴。据了解,湖南大型灌区2012年应收水费7294万元,实收1749万元,水费收取率仅为24%,中型灌区的水费收缴情况则更差。

三是从中央到地方观念上也不同程度存在“重建轻管”。灌区工程的日常维修养护经费、人员经费差额部分难以有效落实到位。

四是农民用水户协会成立以后,缺少运行经费,大多名存实亡,灌区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日常管理缺乏,导致工程加速老化。

多名水利干部建议,要明确省、市、县三级财政在年度财政预算中,专门安排“小农水”建设管理资金;继续完善乡镇水利站建设,每年适当给予运行经费支持;对经市县水利部门和财政部门联合验收合格的农民用水户协会,给予适当的扶持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河南:“流转”带来的节水规模效益
下一篇:河北新增节水灌溉面积1400多万亩